稿件来源:足球报

  记者贾岩峰报道 《健力宝教父与他的少帅弟子们》连载最后一期,朱广沪指导回忆了自己的执教故事,数十年的职业足球教练员生涯,让他有许多体会和感悟,朱指导将从专业能力、关键时刻如何掌控球队和如何自处、处理与球员关系、处理与媒体关系等几个环节,分享讲了自己的经验。

  ◆《足球》:外界对于中方教练在执教能力上的质疑,有一点是普遍认为我们在科技手段辅助执教工作上做得不够细致,在您看来是这样吗?

  朱广沪:这并不是中国教练与外教在执教能力上的根本差异,事实上我所了解到的很多国产教练也都非常注重科学执教、数据分析,只不过我们在学习这方面知识的时间,应用时间的确没有国外长。当年带健力宝去巴西的时候,就已经看到他们开始使用计算机分析资料了,那时我们的职业联赛才刚刚开始,所以我们在应用科技手段辅佐执教上会与外教有一定差异,但是技术学习起来很快,而真正把数据应用到实践中的,是经验,这个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。

  ◆在我印象中,您带国家队与哥斯达黎加打友谊赛的时候,有一个战术角球非常特殊,中国队获得角球机会,肇俊哲在角球区做出换人手势,却在离开的时候将皮球轻轻一碰带离角球区。孙祥来到皮球旁边之后突然启动带球并完成传中,最终由张耀坤将球打进。这个战术后来利物浦也用过。请问您是如何设计出来的?

  实际上那个不是我设计的,那是我在南美期间看比赛时看到过的,那个战术的设计也并不局限于角球,原理是如何把死球在不经意间变成活球,迷惑对手,只不过角球战术迷惑性更强,整个前面的铺垫也非常重要,球员们的投入程度也都很重要,这个需要全队的配合,还需要远处有人说话吸引对方注意力。这个我们研究了很多,队员们都很感兴趣,最终我们成功完成了这套战术。

  ◆其实通过您这个问题的解答就让我能够更深刻理解,为何您一直强调,作为主教练,一定要大量地观看不同地区的比赛,积累战术思路,是这样吗?

  是的,一定要多看,但是要带着思路去看,高质量地看,同时要思考,更要结合当地足球特点去分析,再结合我们的特点与能力分析,最后灵活运用,生搬硬套是肯定不行的。多看是必须的,作为一名好的主教练,战术知识丰富,理论知识丰富只是执教的一部分,重要,但不是唯一重要的部分,如果把全部的精力只放在研究战术这一个方面,那也不能够做一个真正优秀的主教练,真正好的主教练一定是一个综合的管理者。

  ◆那么应该怎样理解您说的这种综合的理念呢?

  其实主教练是一本行走的教科书,就是一言一行,其实都是球员每天观察和研究的对象。主教练想要管理好球队,激发每个人的斗志,工作一定是全方位的,不止是在训练中和场上技战术的安排,对于球员生活的管理,思想的掌握,心态的调整,球员之间竞争关系的掌控,与俱乐部之间关系的协调,对于整个教练团队的管理,方方面面一定是一个综合的任务。技战术只是一部分,只有平时基础扎实,才能在比赛中发挥出来。

  ◆在您的弟子中,您觉得目前有没有谁在综合管理方面发挥得比较好呢?

  很多,但是我特别想提及一个人,就是王文华。他曾经是一名很有才华和天赋的球员,然后现在也已经走上了教练岗位。他是所有健力宝队员中运动生命最长的,而且也是非常自律和自我要求严格的一名队员,做了教练之后他也是每天坚持一万米,同时他也是教练兼队员。他如今还能够征战中甲,尽管不是打全场,但是也能够陪着年轻球员一起比赛,给他们做最好的示范,同时在场外他也能够给与球员更多的指导。尽管教练兼球员这不是一个足球界的常态现象,但是在非常的时期,特定环境下,王文华把整个队伍都梳理的很好。

  ◆《足球》:您如何评价自己的执教风格,您觉得自己是儒帅?还是严帅?您觉得教练与球员之间以怎样的一种方式相处是最恰当的?

  朱广沪:我觉得这个不存在一个定论,无法绝对地去说某一种关系是最好的某一种关系是不正确的。教练与球员之间是什么关系,要取决于很多种因素,比如教练的性格、队内球员的类型、俱乐部的环境以及队伍所处的环境。比如说,我带队去巴西带健力宝这几年,就让我领悟到了很多。

  巴西教练在训练中非常严格,就是老师和学生,没有任何折扣和商量的余地,必须完成训练任务,但是到了场下,彼此又是平等的。这个让我明白了,就是教练与球员的关系其实可以有多个角度,不一定都是一成不变的,这样可以增加彼此相处的空间和范围,如果教练总是端着,球员总是谨小慎微,那么就很难说出内心最真实的想法,但如果总是嘻嘻哈哈你好我好,那真的要靠作风打硬仗时又打不出来。所以教练与球员之间的关系,必须是弹性的,可调控的,最终能够为取得好成绩所服务的。在巴西,球员在场下是可以直呼主教练名字的。

  ◆这点在中国我估计很难,哪个球员要是敢直呼您的名字而不加上教练或者指导两个字,就算是您不生气,估计也会被其他队员集体“打死”(笑)。

  这就是文化差异(笑),不过我觉得就算是不直呼我名字,但是我们之间的平等很重要,队内的公平也非常重要。平等与公平对于一个团队的发展非常重要。平等不是无原则的,肯定要有原则。如果球员出现了重大的原则性失误,那么教练肯定要有教练的威严去批评球员,而一般性的错误,不可能每次都说,应该以鼓励引导为主。

  ◆您认为主教练的性格特点中,哪一点特质非常重要?

  担当,做主教练必须要有担当。因为很多时候球员都是看着主教练的脸色踢球,有时候教练可能是一个不经意的动作,都会对球员的心态造成影响,特别是在成绩不好、大家压力都很大的情况下,很多事情就是要主教练来承担的。球员表现不好,那就这些人,球员自己是没有办法去决定自己能否出场的,所有出场首发都是教练自己安排的,那很多事就是要教练来扛。

  ◆其实经常听一些外籍教练在执教一段时间后感觉到他们感慨,不懂中国,不了解中国球员,要有适应的过程。那么比起他们来,中国教练的优势应该在哪里呢?

  中国教练其实非常懂得球员的心态,因为都是从职业球员走过来才坐到一线队主教练位置的。也更懂得整个舆论大环境以及球员的压力,所以我们应该更理解他们,一方面是要用职业球员的标准要求他们,另外一方面,是不是也要从职业的角度去理解他们,其实不分中外,足球是一项职业也是运动,但是归根结底是要靠人靠团队,所以在压力和困难面前,要沉得住气;在做出指导的时候,如果确定指导具体有效就说,没有意义发泄情绪的话,尽量不说。

  ◆《足球》:您能说的具体一些吗?比如说如何沉得住气?如何具体指导?

  朱广沪:比如场上局面很难看、球队落后,球员们已经拼尽全力,但依然受到对手压制,这个时候如果主教练在场边焦虑烦躁,那么球员会更乱,一边是对手的压力,一边还要担心表现不好主教练不满意,会不会失去以后出场机会的压力,这样很难把全部精力都集中在比赛本身。因此只要比赛开始了,主教练对于所有想说的话以及想要表达的情绪就必须更加慎重了。

  至于说具体指导,要是有合适机会,把队员叫到场边进行布置,那就做;如果只是喊快传、快抢,意义其实并不大。不说传给谁,抢下来给谁,没有具体指导只是一味喊叫,队员们的思路反而有可能更乱。其实中国队员现在所体现出的问题,不是在职业年龄段才出现的,很多问题其实是从青少年阶段就有的,所以对职业队员只能尽量帮助他们调整,而这一切都是需要时间的。

  ◆在中国执教的很多教练,哪怕是一些强队的教练,其实或多或少都遇到过“崩盘”的场面,而不同的教练在遇到崩盘场面时表现得各不相同。那么在您看来,针对于中国球员的心态,如果遇到崩盘的话,主教练应该怎么做?

  其实我也遇到过这种情况,除了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外,就是要勇于承担责任。愤怒可以有,但是不适合暴露在更衣室之外。甚至崩盘也要看原因,是教练战术安排问题,还是对手实力太强,又或者队员发挥不好,不同情况,更衣室的处理方式可能不一样,但是对外而言应该都是一致的,主教练肯定要扛起主要的责任。

  ◆其实有时候主教练是很委屈的,战术没错,球队踢得也不错,但就是不能赢下比赛。

  竞技体育就是这样的,尤其是职业足球,意外很多,但是大多数时间,付出与回报还是基本成正比的。主教练委屈,球员其实也委屈,投资人也委屈,而球迷比前面所有人都委屈。可能只有球迷能够直接诉说自己的委屈,投资人、主教练和球员都不可以。但是要做到问心无愧,以职业最高标准要求自己,而且对于外界的批评与指责,有则改之无则加勉。球迷在乎你才会骂你,不骂了不说了,那就意味着结束了。

  ◆《足球》:您认为主教练与媒体之间应该是怎样的一种相处方式?如何看待彼此的关系?

  朱广沪:我觉得应该是一种相互尊重,同时又给与彼此一定空间的关系。这种相互尊重,应该是尊重彼此的工作,尊重彼此敬业的态度,教练要尊重那些真心为足球事业付出、真心关注球队、认真写报道的媒体人,因为这些媒体人是球迷了解球队和足球本身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桥梁。

  ◆有时候也会有媒体一直喋喋不休去进行批评,那么我不知道您做主教练,对于来自于媒体的战术指责是怎样看的?如果有记者想要试图跟您探讨战术,或者直接指责式的提问,您觉得应该怎样应对?您有哪些经验可以传授给弟子们?

  媒体关注球队的成绩战术很正常。但是作为一个主教练,首先必须有自己非常坚定的信念与清晰的思路,对于外界来的信息,如果哪些确实是自己没有考虑到的,那么就吸取好的建议;哪些是对于自己误解的,一笑置之。但前提一定是不能因为外界的强烈质疑就自乱阵脚轻易自我否定,这是执教中的大忌。

  但是也不能完全目空一切,拒绝从善如流,所以想要做一个好的教练,并不容易。至于来自媒体的战术探讨,我觉得要视情况而定,如果媒体本身希望为球迷解答真相,而又不泄露球队核心机密的情况下,不是不可以探讨。媒体本身其实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载体,处理好与媒体的关系对做好自己的执教工作,是有非常重大意义的。中国足球的崛起,绝对少不了媒体参与这一环。

  ◆曾经有一个年轻教练这样说过,执教是我的工作,但是接待媒体应付媒体采访,不是我的工作范畴。我执教成绩好,即便不接受采访也支持我;我成绩不好,媒体再支持我,我也得下课,所以我一概不理。请问您如何看待这种观点?

  处理好与传媒的关系,其实是主教练工作中比较重要的一个内容,因为这个工作不仅仅对于教练自己开展工作很重要,还会关系到球队、球员、俱乐部。的确,成绩好的时候,不接受采访,媒体也会支持,但是没有谁会一直成绩好,关键的问题是,有时候媒体的报道会影响球员的心态,主教练可能会有定力不去受到报道影响,但是球员未必,那么处理好与媒体的关系,其实有时候会帮到球员。

  有时一场比赛打完了,就像你之前说的,其实战术没问题,球员发挥也没有问题,但就是没赢球,球迷铺天盖地去骂,球员觉得委屈,心态可能还会影响到下一场的发挥,那这时候如果有媒体愿意更客观公正去解读比赛,为什么要拒绝呢?至少可以还原事情真相,给球员们一个公正的评价,何乐而不为呢?这样的沟通我觉得是很有必要的。所以,无论成绩如何,与媒体进行很好的沟通都是对俱乐部发展,教练本身有重要意义的。

  ◆我曾经去韩国足协采访过,韩国足协的一位官员曾经跟我介绍过,他们曾经专门请韩国足协技术委员的人给记者上过战术课,希丁克也给韩国记者上过课,他们这样做的目的,是为了让记者在报道和解读足球战术的时候,准确而客观。您认为这样的方式,对于中国来说是否可行?

  你说的这个我听说过,是客观事实,韩国足协这点做得真的非常好,我认为是值得我们借鉴的。日本也是这样的,就是足协与媒体,职业俱乐部与媒体之间的关系都处理得很好,这样的氛围有利于国家队、职业队更好地成长与进步,利于整个足球的发展。

  那么我还想说一个巴西的例子,就是佩雷拉曾经带领巴西队夺冠,然后从他夺冠前到夺冠后,球迷都不停骂他,因为大家不满意,认为他打得保守,不华丽,不是真正的桑巴足球。佩雷拉感慨过:可能世界上最难做的,就是巴西队的主教练了,夺冠了还不行,还必须漂亮。但是后来他与媒体做了一次坦诚的沟通,与媒体分析了对手的战术风格以及他的应对策略,最终通过报道,有一部分球迷认同了他的观点,对于已经多年未曾染指冠军的巴西来说,没有什么比夺冠更重要的,只有夺冠才能找回更多人的信心,只是追求漂亮是不够的。尽管这种观点没有被全部人都接受,但是至少有一部分人是理解他了。